当前位置:主页 > 工业通讯

工业通信网络标准:工业信息化的安全保护神

  • 浏览:
  • 2018-01-04 09:18

图为参加德国麦琴会议现场

标准背后往往隐藏着专利,这对于拥有其专利的企业来说,标准就成为一个话语权。而遵循标准的一方,则意味着要受制于专利主导方的约束,不仅要遵循对方的规范,还要支付大笔的专利费。比如:在前些年DVD的兴盛时期,国内企业生产一台DVD机的毛利只有100多元,而向国外DVD机专利持有者需交每台15美元的专利费,这样除去税收、保修费之后,国内企业几乎赚不到钱。

在某种程度上,可以说欧美国家是标准的主导者,作为后来者的中国,在标准方面往往受制于人。对于关系到国家信息安全的工业信息化领域来说,主导制定标准则显得势在必行。在我国积极推进下,目前我国在IEC已经拥有了一个自主参与和制定的工业自动化国际标准IEC62439。对我国工业信息化领域来说,这是在国际上的头一次发声,对国家信息安全的保障和工业自动化信息产业的发展来说,该标准也意义重大。

工业自动化国际标准IEC62439是新一代基于工业以太网技术的自动化总线标准,为自动化通信领域提供了一个完整的网络解决方案,囊括了诸如实时以太网、运动控制、分布式自动化、网络安全等当前自动化领域的热点,是实现装备制造业向高端迈进的重要技术之一。

该标准的实施和应用,有助于提高工业通信系统智能化和自动化,可以便捷地诊断和隔离网络故障,从而提高了工业通信系统的可靠性和安全性,也进一步提升了工业自动化控制的可靠性和安全性。比如,在智能电网、智能交通、煤炭井下以及各种工厂自动化系统中,可提高应急问题的解决速度,减少停电、停机、停车、停工等带来的生命和财产的损失。该标准有助于提升工业领域各行业的生产效率,降低生产成本。

在工业自动化标准方面,我国从之前的“标准跟随者”到“标准的制定者”,这个角色的转换却十分不易。从标准起草到标准颁布,整个过程迂回曲折、跌宕起伏。

1 在德国遭遇“滑铁卢” 标准提议直接被否定

来自德国的专家不听中国代表的讲话,而且也不看标准提案的内容,一上来就表示反对,认为标准提案不成熟,对他们造成了侵权。他们的反对致使其他专家也跟着附和,中方很被动。

工业化网络讲究可靠性和可用性。可用性比可靠性更高一层,可用性意味着功能是安全的,当第一个主系统出问题时,第二个备份的系统可以及时运行,保证整个网络系统不发生破坏,避免人身和财产安全问题。

2007年初,IEC国际标准化组织提出要建立一套工业自动化网络标准,其组织成员来自西门子、ABB、施耐德等企业,当然也有中方代表。

2007年4月,在工业自动化网络标准草案推进阶段,来自国外几家公司的几位成员分别提出了代表各自利益方的提案。中国的几个专家也在跟踪,邀请北京东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和浙江大学一起参与推进这个标准。

2007年11月,在德国召开会议,进入标准报批稿投票阶段,我国向IEC提交了工业自动化网络标准提案,但是没有料想的事情却发生了。

来自西门子公司的专家根本不听中国代表的讲话,而且也不看标准提案的内容,一上来就表示反对,认为标准提案不成熟,对他们造成了侵权。他的反对致使其他专家也跟着附和,中方很被动。当时,也有一位很专业的挪威专家帮中国说话,但没能影响到IEC/TC65国际电工委员会工业过程测量和控制技术委员会的主席。

整个沟通的难度很大,几位成员根本不听中方代表的讲述,从很多方面找种种理由进行刁难。

参与其中的中方代表之一的东土科技高级副总裁薛百华说:“国际标准化组织的成员不想让中国人很快地进来,因为他们觉得他们才是做标准的,是制定全球规矩的,你中国只有遵循的份。当中国也想参与到标准的制定时,他们觉得很不舒服。其实,这种不舒服还是因为集团的利益导致。他们虽然是国际专家,但是也代表着各自公司的利益。”

最后,中方提出的标准草案没有通过。

2 面临博弈战 中方代表如何接招

擒贼先擒王,中方代表运用老祖宗的智慧找到了TC65相关负责人。当西门子专家听到TC负责人的说法后,就不再有反对声音了。

“中国想要在通信领域占一席之地,需要有话语权,那就得有标准,别人也才会尊重你。即使将来和别人交换,也有交换的空间和筹码。”薛百华讲到。

考验和收获往往都是成正比的,当下的阻挠也极具挑战。面临这样棘手的考验,中方代表该如何接招?




  • 东土科技:领军中
  • 冯飞出席全国工业
  • 通信产业为什么一
  • 冯飞同志出席全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