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
ad
主页 > 青年文摘 > 正文

从古诗里走出的地名,太美了!

更新时间:2017-07-28 00:00 点击数:

听过这样一个故事,一位台湾老兵遣子女回大陆寻根,子女根据地名按图索骥,却找不到父亲儿时的家乡,原来这个地名早已消失。


后来,台湾老兵写信给当地部门:“你们经济发展得很好,建设也很好。但是,地名不要改,地名是我们回家的路。


➊ 图片来源:网络


是啊,地名,在每一个中国人心中,就是一条回家的路。无论走多远,一听到故乡的名字,心头总会泛起一阵暖意。


如果有一天,发现故乡的名字变了,漂泊在外的我们第一时间都会有些抗拒,觉得地名改了,回家的方向就没了


诗文典籍中那些美丽的地名,都有其独特的气质和美感,那是我们心中,对中国河山的想象,是我们的怀古之情,是我们的来处。


➊ 沉集益影 摄



纵然你没去过徽州,脑海中也会浮现它的样子:粉墙黛瓦,高低错落的马头墙,处处流水到人家......它是汤显祖的“一生痴绝处”,也是无数人魂牵梦绕的地方。


➋ 东巴木偶 摄


这里孕育出独特的徽州文化:徽派建筑,徽商,徽菜,徽剧......徽州这个名字,早已深深与这方水土融合。


徽州人胡适写信给儿子:“你是徽州人,要记得‘徽州朝奉,自己保重’。”这样的谆谆教诲你是否也听过?生于斯长于斯的人,此生都烙上故乡的名字,不能忘却也不敢忘却。


➊ ➋ 我非魚、飞扬之羽


1987年,徽州更名为黄山。黄山也很好,奇松怪石云海,但终不及“徽州”二字优雅有底蕴。更名后,我们的徽州记忆、徽州情结将从何处寻?


➊ 图片来源:网络

➋ 陈喆 摄




长安,意为“长治久安”。提起长安,总会想起万国来朝的盛唐气象。那时的长安街头,你可以看到卖酒的胡姬、讨价还价的波斯商人、来华学习的遣唐使......长安接受八方来朝,它有足够的自信,从不担心被外来文明淹没。


➊ 食指下的刹那 摄


我眼中的长安,因李白而生辉。那个在长安街头喝酒的李白,酒到兴处,锦绣诗句从口中娓娓而出;醉了,蒙头就睡,天子召见也不去,醉醺醺地说:“臣是酒中仙!”余光中说李白:“酒入豪肠,七分化作月光。剩下的三分,啸成了剑气。绣口一吐,就是半个盛唐。”


“东有长安,西有罗马”,长安和罗马一东一西,代表了东西方文化的最高成就。今天罗马之名尚在,而长安,已被西安之名取代。


“长安”这个名字,永远存在于中国人心头,化作一场关于盛唐的遥远的梦。


➊ 图片来源:网络

➋长笛姐姐 摄



武陵深处的桃花源,是所有中国人心中的一片乐土。


一千五百多年前,陶渊明的《桃花源记》中,一位武陵的渔夫行船到桃花深处,突然发现一个洞。他走进漆黑狭窄的洞,出来,豁然开朗,有良田、美池、桑竹,男女老少都怡然自乐。渔夫停留数日,挂念武陵中事,便离开了。后来想再回去,桃花源却已不辨踪迹。


➊ 随心而动 摄

➋ 图片来源:网络


从今以后,武陵桃花源便成为人们心中一缕明亮的光,人生纵有诸多不顺,那片纯净的桃花源永远是精神逃遁的乐土。只要桃花源在,不再惧怕黑暗。


可是如今,武陵之名不复存在,那片传说中的桃花源所在之地,改作“常德”。


关于常德的印象,是米粉;关于武陵的印象,是桃花源,以及桃花源给予的那片温暖的乐土。


翻滚吧小莱 摄

➋ LionLuo  摄




如果你知道白居易,那你一定读过他的《琵琶行》。如果你读过《琵琶行》,浔阳这个地名,你肯定不会忘记。


那时,白居易被贬到偏僻的浔阳,愁闷不已。一天夜里,他与好友到浔阳江头一个酒馆喝酒消愁。夜已阑珊,酒席将散,忽然听到悦耳的琵琶声,便请琵琶女弹奏几曲。


➊ izTimer 摄

➋ 佳人美语 摄


琵琶曲凄凄如诉,白居易感伤曲中意,和琵琶女交谈中得知她的曲折人生,惺惺惜惺惺,写下“同是天涯沦落人,相逢何必曾相识”的千古名句。


如今,白居易和琵琶女相遇的浔阳,已经改名为“九江”。九江,虽有“江到浔阳九派分”江水滔滔的壮阔,却终不及浔阳给我的“陌生人相遇,惺惺相惜”的感动。


➊ zlcllzlc 摄

➋ 刷子 摄




说起姑苏,你会想到谁?“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”的范仲淹?风流才子唐伯虎?多愁多病的林黛玉?


我最先想到的,是落第的张继。一个秋天的夜晚,张继泊舟姑苏城外的枫桥下。落第的他心情沮丧,月落乌啼,更添凄凉;满天清霜,又增寒意。对着江边隐约的枫树,江中闪烁的渔火,难以入眠。


➊ Janco_蝌蚪 摄

➋ 随561 摄


这时城外的寒山寺传来钟声,声声撞入心坎里,他随口吟出:“月落乌啼霜满天,江枫渔火对愁眠。姑苏城外寒山寺,夜半钟声到客船。”


如今的姑苏已变为苏州,苏州也很美,却不及姑苏韵味悠长。


➊ 图片来源:网络

➋ 青橄榄 摄


中国是诗歌的国度,我们从古诗词走来,诗中美丽的地名,都有我们的脚印,那是我们的来处。


纵然名字改了,我们也不会忘记来处,不会忘记曾经的一往情深。


倦了,累了,那个地方依旧是我们心灵的归宿;无涯的时间里,它始终指引着我们来时的路。


黄花菜 摄


摘自微信公众号“物道”

ID:wudaoone

转载请联系原公号



从古诗里走出的地名,太美了!
ad
ad